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爆笑萌宠:开吃吧,兽夫大人! > 第935章 番外:白狐

第935章 番外:白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晨的山中,空气中透着些许的花香,整个山林弥漫着一层轻轻的薄雾,轻得像我篮子里的纱。我在那祖母绿的溪水里轻轻的浣着我的纱,浣得那青山含翠,绿柳含烟。
  
      我知道他每天都会到这溪边,在那块光滑如镜的青石上吟诗。我会在他必经的溪边浣纱,等候着与他美丽的邂逅。他轻轻而来,捧一卷书,俊朗的面容,干净而从容。
  
      轻轻的一回哞,羞似雨后海棠,在他那惊艳的目光中,我含笑而去。
  
      终有一天,他用慌乱的眼神看我,声音轻轻的,如风拂过垂柳,问,姑娘,怎一人在此山中?
  
      我低垂黛眉,梨窝浅现,公子不也一人在这山中么?
  
      他面上微微一红,忙低下头去,却又不忍,抬眼看我,四目相撞,各自别开。
  
      他住在山上一间简陋的草房里,四周山花簇簇。
  
      我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来到他的窗下,看他在昏暗的灯下,埋头苦读,或思或想,或摇头低声吟哦,或奋笔疾书。灯光映着他的脸,镀着一层微微的红晕。
  
      我轻轻的唤门,他开门见是我,微微怔住,有些局促,姑娘你……
  
      我轻轻一笑,进了屋内,看他的字,如苍龙出海,鹰击长空。我微微称赞,瞟了一眼他,他一双俊目正痴痴的看我,双眸清澈而明亮。
  
      我淡淡一笑,我美吗?
  
      他痴痴一笑,美,像狐仙一样美。
  
      那你就唤我狐儿吧,我微笑着,刹那间春满草房。
  
      我住进他的草房,为他劈柴煮饭,浆衣缝补,虽然我们不曾明媒正娶,虽然我们不曾洞房花烛,但我已是他的妻,我在尽我一个妻的责任。
  
      我欣赏他的才华,他的抱负,还喜欢他对我的柔情蜜意,温柔体贴。
  
      闲暇时,他吹笛我抚琴清歌,郎情妾意,似水缠绵。在月圆之夜,我会换上我那洁白胜雪,薄如蝉翼的云裳,在淡如水的月色里,轻轻的舞动着我那柔软得如风中细柳的腰肢,如清水芙蓉,艳而不妖。
  
      然有一日,他看我,用细致的,爱怜的,不舍的眼光。他轻轻的唤我的名,狐儿,我要走了,去京城赶考。
  
      我轻轻拉住他的手,任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离,你去吧,一路珍重。
  
      我绕指使柔,对着他,终是深情一眼,随即柔柔唱来:
  
      惜别离,惜别离,无限情丝弦中寄。弦声淙淙似流水,怨郎此去无归期。
  
      惜别离,惜别离,心随郎君身上系。林间燕子双双飞,盼郎时时念娇妻。
  
      终于,在我的叮咛嘱咐不舍中,他步步回眸的离去,我立在风中久久凝视。
  
      一晃数月,他杳无音讯,我赶到京城,却得知他不仅高中状元,还是秦王的东床快婿,婚期是明日,公告已诏天下。我宛如雷击,几乎晕死,世间最薄情之人,亦不过如此。他的柔情蜜意,都已是过眼云烟,我的千般温柔,万般体贴也终究敌不过那荣华富贵。
  
      状元府里一片欢腾,他与众宾客喝酒,身着大红的新衣,喜笑颜开。
  
      我缓缓而来,轻轻的抬眼,用淡淡的眼神看他,心只能碎在心里。我无法形容他的眼神,震惊,慌乱,迷离……
  
      避开他的眼神,我轻轻舞动我的云裳,边舞边吟唱那曲横行千古的长相思。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