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出笼记 > 2.01章 位面通

2.01章 位面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潘多拉位面,三月份,在灯塔上被派来放哨的卫铿某个体搂着肉猫共同望着海。
  卫铿这盼望期待的眼神,就如同某位为了体验吃苦,结果在山里待了半年后,蹲在窑口上天天盼着汽车的总裁。
  卫铿觉得这是自己“赤子希望回归的拳拳之心”,全然不知自己这番作态,让自己的监察者的小虎牙把嘴唇咬的快歪了!——空间泡白灵鹿:“没出息,没出息。哼,枉了我的眼光。”
  海面上还没有来船,卫铿将窗台上的猫赶到了屋顶上,一边开始记录今天的作业日志,一边打开系统。
  系统在现在任务结尾后,开放的一系列信息,让卫铿算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死亡前的个体已经记忆保存了。这事情如果是当初刚刚自我死亡后得知,那毫无疑问是大喜,然而现在却是有些平淡,经历了这三年,活下来的自己其实已经感觉到那些死去时的自己是什么想法,而且自己这两年活着做的事情在面对死去的自己时也没有什么愧疚了。
  可以毫无负担的面向未来。
  卫铿:“我回归后,所有思维记忆都会再度融在一起吗?”
  系统:“是的,在融合的过程中,也许,您的部分记忆不太相融,可能会出现丢失,但也都会记录在系统中,而你的意识会在融合过程中百分百凝聚为一体。”
  关于这个记忆不相容,卫铿仔细的思索了一下,对自己意识个体中的每一部分检查了一下,确定,自己好像没有太大的自我排斥,所有的自己都对再融合没有什么意见。一些小小的地方可能会造成自我犹豫,但是,卫铿们都承认这个方面还没有事实答案,可以暂定为未知。
  卫铿深呼一口气,对着远方的太阳张开双臂,做了一个伸展腰身的运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对了,监察者,谢谢你,这次合作愉快。”
  数秒钟后,系统后的监察者回应道:“请问,你是否愿意保存这块时间点!”
  卫铿的视角中:一个时空图标注了出来,这个时空图标注了,多条时间线展开模型,而所有时间线的原点,也就是卫铿离开后的时间,被重点标注。
  卫铿:“保存?”
  系统:“你可以为下次穿越进行定标。”
  卫铿:“不来了,绝对不来了。”
  系统:“这个位面在评级中仍然是高危位面,而对您来说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威胁处理,如果你对该位面进行保存,在未来你再次来到这个位面,仍然可以记入在高危位面探索的次数。你的潜力很快就会脱离民级别,而作为‘士’和‘卿’,你也是需要一些高危位面任务次数作为必要履历的。”
  听到这,卫铿思考了一下,顿了顿说道:“那个,战争打完后,我这个能转业嘛?”
  对话到了这,在空间泡内的白灵鹿支起了身子,觉得自己已经掌握到了方向,开始快速输入。
  系统:“除了严重伤残之外,穿越者必须服从岗位制度,而您嘛?按照最新的意识测定中,您的个体非常健康。哦,我祝愿你永远健康。”
  随后,似乎是觉得威胁不给力,直接将穿越者逃兵处罚贴了出来:如果不遵循穿越的任务命令,那么医保、社保全部都没了,当代医保包括再生手术。大脑记忆再生后,记忆会损失,所以社保中包括社会再教育,那个,卫铿两百块钱一个月的宅男房,可不是天经地义的。
  卫铿脸色有点复杂,踟蹰一番,继续查询:穿越者的等级升高后,这个到高危位面是必要的吗?
  万度搜索引擎很快给出了答案:现役时空穿梭者须遵守组织条例,不得以任何理由违背最高时空规划部下达的军令。
  【卫铿并不知道,最高时空规划部,一般不会强制下达军令,仅仅只会在特殊的时期,特殊的区域上,对某些穿越者教导无果后,才会进行强制处理。卫铿到目前为止表现妥妥的老实人一个,时空管理局的上面才不会为卫铿现在思想上想摸鱼,搞强制执行呢。——并且,白灵鹿也是下面的小办事员,也没有给卫铿下强制命令的权利。】
  但卫铿现在还真的被震慑到,觉得自己也许应该有一些在高危位面混过的资历,万一哪天自己被弄的时候,也好喊“我为xx立过功,我为开拓流过血,我要见xx”之类的话。
  时间上过了两个标准刻度。
  白灵鹿要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得到了卫铿某些托管的许可后,立刻起草了一份权利申诉书!顺着引力井发送回去。
  在时空穿梭法律体系中,当某个高危位面的开拓小组中,穿越者和监管者联合声明坚持一些基础权利时,那么其开拓的时空被征用后,也是要确保征用过程中一些原则问题不能触犯的。
  白灵鹿,白大律师不是卫铿这个土鳖。她能灵活的利用法律。
  现在就为卫铿返回潘多拉位面,行使不亚于其他“最高等级”探索队权限,预留了解释条款。
  而引力井那边,现在正在准备接收潘多拉位面的上卿们看到了,系统启动的补充条例。哑然失笑后,只能做出让步。
  话说这个官司,现在时空管理局的上卿们是可以继续打的。
  卫铿的很多默认并不是那么明确,有些笼统。并且卫铿如果同意彻底转让潘多拉位面后,能在其他位面获得补偿,白灵鹿也没说清。
  只是呢,没必要!都是自己人的孩子。
  白灵鹿是自己这边监察者家的亲戚子女,性格要强,现在被上面被逼着强行让了一个位面应用权利,有点不地道了,现在要保留在这个位面的基础权限挺好,没必要做的太绝。
  至于卫铿呢,是穿越队伍中上卿们曾经队友的遗血,性格老实的很,但老实的太过了,就是想躺平,要真顺着其性格自由选择,保不准做完民级在这次战役中的三次义务任务后,就想着回主世界睡觉了。所以啊,还是给一点任务压力。
  所以,一切乐见其成了。
  ……
  在另一个位面,
  海南,临高港。
  罗红星,看着标号为远华834的轮船上装着的一波波的武器装备,以及工业设施。
  作为外贸部今年新晋的员工,他给北方工业拉了一笔大生意,一套子弹生产线,一套现已在国内淘汰的十万吨产量的炼钢设备,海水净化装置,以及化工催化剂、原材料,用来援助中亚波斯。
  美国尼克松总统今年七十五岁,现在任期已经超过了四届,这已经和历史上的罗斯福相当,并且似乎有可能继续连任下去。
  此时黑白电视上正在大幅度宣传中美友谊。嗯,是挺友谊的。罗红星折叠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报纸,日期是1988年,港口上挂着“加速建设社会主义中国”“发展才是硬道理”等种种横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